正在加载请稍候...
十八岁的打工-白露学识网
版本:V7.8.3
大小:52149KB
语言:简体中文
更新:2021-09-28

十八岁的打工-白露学识网

  • 介绍展示
  • 特色图
  • 更新日志
    十八岁的打工(1)那年 ,我十八岁,高中毕业,成绩不好 ,没考上大学。对于我们乡下高中出来的毕业生,没考上大学是正常的。那时,我们毕业班每年仅能考上几名大专生 ,好一点的上师大。我成绩一般,没考上大学我一点都不难过 ,但我的农民父母却不能接受。听母亲讲 ,她年初曾到村头的观音庙帮我求过签 ,说我一定可以考上大学 。“观音说的 ,难道会出错?”母亲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 ,好像我没考上大学,是招生学校的责任。母亲不仅说,她还跑到学校,找班主任去帮我重新查过分数 ,如果可以的话,我相信母亲会希望把每一张卷子都摆在她面前一一浏览。班主任费了不少口舌,总算把母亲劝回家 ,他还建议母亲让我回去复读一年  。那时候 ,我根本不想读书 ,成天想的就是如何出去打工 。我年轻的心早已按捺不住 ,外面精彩的世界让我神往。邻居奎子回来探望生病的奶奶时 ,我就整天往他家跑 。奎子是我小学同学 ,初中没念完,他就偷偷跟着村里的打工人群外出了  。这些年来,他每隔两个月都会往家里寄钱。我很羡慕他 ,也希望能和他一样出去打工 。十八岁了 ,真不忍心看着父母每日早出晚归地操劳 。家里还有一个已经上初中的弟弟,他比我聪明  ,是块读书的料 ,我希望自己以后能挣钱供他读书。奎子知道我想跟他出去打工后 ,有些犹豫地说:“你真的不想读书啦?可别后悔哟!出门打工很艰苦的。”“我知道 ,你能吃的苦我也能吃。”我平静地回答他 。见我这么说 ,奎子没再推诿,答应两天后让我跟他一起去福建泉州。(2)天刚露出鱼肚白时 ,在父母殷殷的叮嘱声中 ,我挥手告别了家人 。汽车扬尘而去的刹那,我是亢奋的,内心里洋溢着燃烧的激情。这是十八年来  ,我第一次远行。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汽车在傍晚进入泉州市区 。当我睁开惺松的睡眼时 ,眼前是一片浮光跃金的海湾,海湾里搁浅着几艘古老的大船 ,还有数不尽的小船,虽然锈迹斑斑 ,但在晚霞的渲染下 ,却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车一转弯  ,迎面而来的是栉比鳞次的高楼。昏黄的街灯下 ,汽车 、行人密匝匝地把街道挤得水泄不通 ,喧闹声、喇叭声不绝于耳。第一次到泉州 ,我像刘姥姥进大观园,满眼惊奇,目不暇接。走出车站 ,眼前只有人和汽车 ,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我紧紧抓着奎子的衣角,怕一转身就走丢 。“热闹吧 ,城市就是不一样,车米车住  ,霓虹闪烁。”奎子说 。“嗯!怪不得人人都想出来打工。”我附和着说。“城市是富人的天堂 。这些天你可以先住我那,明早我出工后,你自己到市区看看 ,有没有招工的 ,如果找不到事干 ,可以先在我们工地做着 ,有合适的再找……”奎子一本正经地说。我忙点头,一脸感激,在这陌生的城市,奎子是我唯一的依靠。我买了一张泉州市地图,在奎子上工后 ,一个人来到市区。我一边熟悉这个城市 ,一边找工作。奎子干活的工地离市区很远 ,而且在心底里我并不喜欢那个尘土飞扬的工地 。坐在公交车上 ,随着车子的开开停停  ,我宛若一尾游荡在城市的鱼 。因为陌生吧,跑了三天,我居然连一份有用的招工信息都没有看到  ,颓然回到奎子住的工棚,仰面躺下 ,我疲惫得说不出话来 ,心里却盘算着先在工地做一段时间再说 。口袋带的钱不多,而且还是父母卖了几只鸡还有两大筐莲藕所得,我不能随便花掉。奎子说了,工地的工资不是很高,但每个月可以结一次 ,相比其他地方还算不错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奎子时 ,他一口答应马上带我去找工头相叔。因为农忙时期,工地缺人 ,相叔看了看我的个头,爽快地答应了,还因为我上过高中 ,他特别照顾我去仓库管理材料。(3)第二天 ,我就和奎子一起上工了。奎子是泥水工 ,很辛苦,他每天都得戴着安全帽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砌砖。别看奎子年纪不大 ,但已经出师两年 ,完全可以独立了。初秋的太阳依旧炙热,火似的烤出股股热浪 。材料库在工地的最左边工棚里,很宽敞也很杂乱,里面堆放着各类型号的钢筋、推车,还有叠豆腐干似的大堆水泥   。材料库原来是相叔的弟弟在管 ,我接手后,想当面和他一起把物品点清楚。找过他几次,他却一次次推说没时间。我估计这里面可能有问题,于是在相叔来巡察工地时,我和他说起了这件事。相叔思忖片刻,让我着手把物品先清点一下 ,傍晚把单据交给他。晌午时分,相叔的弟弟骑着摩托车从外面回来,看我忙着清点物品,有些恼怒地骂 :“谁让你清点的?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我没理他 ,从他慌乱的眼神中,我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初来乍到 ,我可不想替人背黑锅,这材料库一定得清点 ,要不 ,我宁愿到脚手架上挑砖块 。见我没理他  ,相叔的弟弟怒气冲冲地跑进来,使劲地推了我一把 。我没防备 ,一个趔趄 ,一头撞到推车手把,额头上碰出了血  。“你干嘛?”我叫嚷起来  。年轻气盛的我站起来后 ,也趁他不备一下把他掀翻在地 。工友们跑进来拉开我们时,我和相叔的弟弟都挂了彩 。我额头上的血流了一脸 ,他可能是后脑勺出血,浑身血迹斑斑。我清点出来的单据早被他撕烂。奎子从高高的脚手架上下来时,我已经在相叔的办公室。“我猜想这材料库可能有问题 ,想盘点清楚 ,他百般推诿阻拦 ,刚才见我已经在清点,他就进来打我……”我如实说 。相叔的弟弟耷拉着脑袋 ,手捂着伤口 ,一直没说话 。我瞥了一眼相叔 ,他一脸凝重 ,抽着闷烟 。我突然想到他们是亲兄弟 ,想到了他的为难 ,于是说 :“我想,我还是走吧!那材料库你们自己清点一下 。”我留了台阶给相叔下 。聪明的他一下就明白 ,没有挽留我,只是算足了一个月的工资给我,让我休息几天再去找其他工作 。我没有给奎子作太多的解释,心想 :人要脸树要皮 ,相叔兄弟会懂的。从他凝视我的目光中我已经读懂了他的感激。休息的几天 ,我天天一个人跑市区  ,在伤口愈合前 ,我幸运地在园中园酒店找了份服务生的工作。我想我应该自己独立,既然出门打工就得自己面对 。只和奎子一个人告别,我就离开了仅待了十二天的工地。望着高高的脚手架,我默默离开,心里没有喜悦也没有忧伤 。(4)酒店的制度很严,开始的半个月里 ,我每天和一群新招聘的服务生一起练习托盘、微笑 、走路 ,很无趣的几个动作一直重复。对着镜子微笑,笑得脸部肌肉都抽搐;托盘更累 ,开始几天,手腕酸得不能端碗吃饭。正式上岗后,倒也游刃有余 。还别说 ,真得感谢那半个月的强化训练,站姿 、坐相 、走路颇有几分专业人员的味道。穿上西裤、皮鞋,套上白衬衫 ,打上领结  ,再配上那套绛紫色的马夹,连我自己都感觉有几分帅气了。在酒店当了几个月的服务生 ,新鲜感过后我渐渐地有些厌烦  ,也感觉累。成天都得站着 ,端盘 、送菜 、倒酒  ,还得给客人报以春天般温暖的微笑 。有一天晚上,餐厅里来了一群人,正眼一瞧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 。他们进了餐厅,一坐下来就吆三喝四,霸道得很。一个新来的女服务生见这阵势,心里惶恐,走出去的脚步又收回来,她轻轻地碰碰我,让我帮她去招呼这群人。我看了看她悚然不安的眼神 ,笑着点点头,拿着点菜夹径直走向他们。“各位老板 ,你们好!需要来些什么菜?”我尽量地让自己微笑再微笑,声音亲切些再亲切些,说话的同时把点菜夹展开在他们眼前 。“去去去,叫你们老板来。”其中一个刀疤脸叱喝道。“老板不在,让我为你们服务吧 ,请问你们需要些什么,我马上给你们上 。”我耐着性子,和气地询问他们。“还不滚蛋 ,唧唧歪歪的,叫你们老板来!”另一个黑瘦,长得有几分像猴子的年轻人一手推开我 ,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我没想到他会用力推我,加上大理石地板滑 ,一个趔趄,我撞到了另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的碗筷摔得满地狼藉 。我呆呆地望着他们 ,气愤不已,脚却禁不住在打颤,脸上一片苍白 。“你们干吗?”餐厅角落的一桌 ,突然站起来一个人,他边说边走过来,目光凛然地盯着长得像猴子的年轻人 。“没干什么 ,吃饭、喝酒 。”刀疤脸懒洋洋地说。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以前工地上的相叔 ,他朝我点了点头 。“大家都是来吃饭的  ,你们这样不是影响食欲么?”相叔淡淡地说 ,目光犀利地在厅堂环视一周。可能是慑服于相叔的气势 ,也可能是另有原因 。猴子附在刀疤脸耳边嘀咕 ,才一会儿 ,刀疤脸就扭过头,恭恭敬敬地朝相叔抱拳说  :“多有得罪了!相叔。”说着 ,带着一帮人灰溜溜地离开了 。我感激地朝相叔示意 ,感谢他帮我化解了今天的矛盾 。但对于他的身份,我很好奇。他是什么人呢?为什么那个刀疤脸会对他恭恭敬敬?和相叔坐在一桌的人在他离开位置时,都已经站起来了 。见事情平静解决,又都回到位置,说 :“没事没事 ,我们继续喝酒 。”相叔转过身,挥手把我叫了过去。那群人迅速挪出一个位置,让我坐下 。“相叔 ,我还在上班,不能坐在这,让我为你们服务吧  。”我推脱道  。我之前怎么没发现相叔在这吃饭呢?无论怎么说 ,他是我出来打工的第一个老板 ,虽然只在他手下干了十二天 ,但他待我不薄。我认真服务 ,周到而热情 。一桌人吃得开心  ,喝得痛快。虽然几次,相叔都要我坐下一起吃 ,但我都婉言谢绝了  。“你小子挺有出息的,我没想到你会在这。”临离开时,相叔拍了拍我的肩膀 。(5)那天晚上的事情,过去了,我也就忘记了 。可是有一天晚上,相叔竟和奎子一起来找我。我纳闷了。奎子说,相叔的妹妹新开了一家酒店 ,正想找一个大堂经理,他想请我去 。我奇怪地望着相叔,不置可否 。相叔微笑着点头,说:“你愿意去吗?”我突然想起他的弟弟,说 :“不大好吧 ,你弟弟不会欢迎我的。”“呵呵,你还记得那臭小子,没事,这是我妹妹的酒店 ,和他无关 。前几天我妹妹问我有没有适合的人选当酒店大堂经理时,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 。”“为什么是我?”我好奇地反问。“你做事很认真 ,有原则 ,而且待人不亢不卑,是做大堂经理的最佳人选。”相叔说 。从他的眸光中,我看到了真诚的邀请 ,于是想了想 ,说 :“那要给我一点时间 ,我得先跟老板说说,辞去这边的工作再过去 。”相叔肯定地点点头 。他离开后,奎子留下来陪我聊聊 。有段时间没和奎子在一起了 ,我们有说不完的话。奎子说 :“小杰 ,相叔很欣赏你,好好干  ,你比我有出息  。”我微笑,很感激奎子把我带出来  。奎子后来还告诉我,相叔把他弟弟开除了。那次我离开后,相叔亲自清点了材料库,真是不查不知道  ,一查吓一跳 ,他弟弟居然背着相叔偷卖了不少钢材和水泥 。相叔当时很后悔让你走,他说你办事他放心 。我的脑子里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问他 :“相叔是不是什么帮派的老大?”我顺便把上次小混混来酒店闹事的经过告诉他 。奎子说:“我也不知道,但相叔是泉州本地人 ,在这里很有威望 ,应该没有什么他摆不平的事吧。”管它的  ,这些事情都和我无关 。既然相叔相信我,请我过去在她妹妹的酒店当经理,我就好好干 ,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6)后来的事情,发生得突然 ,连我自己都始料不及,有点像电影里的“天降大喜” 。在我向酒店递交辞呈那天中午,我原本想做好最后一天的工作,第二天就去相叔妹妹的酒店 ,可我突然接到了父亲从老家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一个喜讯——一所中专学校录取了我 ,离报名时间还有半个月,他要我赶快回去准备准备 。我记得我报志愿时 ,确实填报过中专,因为想着自己根本不可能考上大学 ,所以填了几所中专学校。那时离我出门打工已经有两个月时间了,我没想到 ,居然会有一纸通知书寄给我,让我继续读书 。虽然只是一所普通中专 ,但我还是充满喜悦。能继续读书 ,谁会愿意去打工呢?我匆匆打点好行囊 ,当天下午就跑去找相叔 。在工地 ,我遇见了奎子,他说相叔不在  。我把我的喜讯告诉了奎子  。奎子一定要请我喝酒 ,他说要好好为我庆贺一下 。我们推杯换盏  ,喝得很开心 。我一再感谢奎子在出门打工这段日子里对我的帮助和照顾 。他笑着说 :“谢什么呢 ,都是同学。”第二天上午 ,我还是没有等到相叔  ,但我等不及了  ,只好给他留下一封信 。我说明了我离开的原因 ,并且感谢他在这个陌生城市里给予过我的帮助和他曾经对我的认可,我会谨记在心里,以后也会这样做。离开泉州时 ,我无限深情地回望着这个繁华的港口城市。汽车在飞速地行驶 ,上高速路时 ,我再一次看见了那片蔚蓝的海湾 ,晌午的阳光下  ,浮光跃金 ,鸥鸟翻飞 。泉州城 ,那片蔚蓝的海 ,还有打工途中遇见的人与事都留在了我的记忆中,怀想至今……
    更多内容折叠
    十八岁的打工-白露学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