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候...
丑妻不可怜-白露学识网
版本:V9.3.7
大小:44489KB
语言:简体中文
更新:2021-09-26

丑妻不可怜-白露学识网

  • 介绍展示
  • 特色图
  • 更新日志
    丑妻不可怜丑女嫁了状元郎 ,丑妻旺夫,仕途显达;夫贵妻荣,光耀一身 ,但这样的女人往往不幸福,而她却找到了幸福,这是有道理的..1.金殿赐婚清朝道光年间,这一年,朝廷又开科取士 ,经过一轮考试后 ,荣登甲榜的士子又经过了一轮殿试 ,最后摆在道光皇帝案头的,是三份试卷,将由皇上在这三份试卷中钦点本科的状元、榜眼和探花。道光皇帝把这三份试卷拿起又放下来,左右为难 ,只觉得这些试卷字字珠玑,篇篇锦绣,实在难分高下 。后来,他干脆不看卷子了 ,直接宣三名士子上殿。道光皇帝看着三名士子进了殿 ,惊讶得眼都直了 :这回真是奇了怪了 ,这位列前三的士子个个年轻俊朗 ,气宇轩昂 ,这可如何是好?他回转头,朝躲在龙椅背后的葵喜格格看了看,葵喜吐吐舌头 ,伸出手 ,往左边靠了靠 ,跷起了大拇指。这下道光明白了 :格格看上的是左边第一个人,那是扬州士子秦俊生 。原来 ,这回道光皇帝不光要点状元 ,还附带着要为葵喜格格挑个女婿 ,虽然这事没张扬 ,但在考场内外早不是什么秘密了。道光皇帝倒也爽快 ,直接就问:“你们当中,谁已婚娶?”三个人中,有两个人忙着说没有 ,只有跪在左首的秦俊生叩了个头 ,说:“臣昨天刚刚定了亲事..”道光哈哈一笑:“昨天才定下的?不算不算 ! ”秦俊生又叩了个头:说“臣既与她订了白头之约,岂能言而无信。臣心中 ,已视她为妻了。”道光一听,皱起了眉头:这人有点拧呢 !他又回头看了看葵喜格格 ,只见葵喜撅着个嘴 ,竖着指头直摇,那意思 ,就是让秦俊生毁了那个婚约 。于是 ,道光又问秦俊生:“你是扬州人氏,独自一人在京城订婚,可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莫不是遇上了烟花女子 ,沉湎于她的姿色?”秦俊生摇摇头 ,哽咽着说:“皇上 ,我的未婚妻丑陋不堪..”接着 ,秦俊生讲了一个故事 。原来 ,秦俊生本是扬州富家公子 ,其父秦方城是扬州有名的盐商 ,后来 ,秦家被一个姓沈的仇家坑害,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秦方城气得吐血数升  ,临死前 ,他交代秦俊生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以此重振家业。从此   ,秦俊生发奋苦读,顺利通过乡试,直奔京城,哪知在路上遇到歹人打劫,将盘缠抢了个干干净净 ,一路支撑着到了京城,晕倒在东三条胡同一家小客栈门前 ,被客栈老板王有禄所救,住了下来 。王有禄的独生女儿王引娣不避嫌疑,每天为秦俊生熬汤药 ,一直侍候了一个来月,总算让秦俊生的身体恢复了元气 。这王引娣身材婀娜,声音婉转好听,却总是戴着面纱  ,把自己的面目遮得严严实实 。秦俊生在穷途末路之际 ,对王引娣感激涕零,这天 ,他趁房中无人,对王引娣说  :“小姐救命之恩,秦某没齿难忘 ,这次我如果能金榜题名,一定向令尊求亲  ,终生报答你们父女的大恩 ! ”王引娣连忙摇头,喃喃说道  :“公子说笑了 ,我是丑陋不堪的民间女子,岂敢与满腹才学的公子相配! ”转眼到了放榜的日子,秦俊生心事重重 ,他赴京的盘缠是他母亲四处告借而来 ,现在身无分文,又欠着王有禄父女天大的人情 ,如果名落孙山 ,不仅回不了家,就连客栈的食宿之资,他也偿还不起呀 !东三条胡同突然热闹起来 ,铜锣声一路当当地敲过来  ,不看也明白,这是送喜报的来了!秦俊生不敢下楼 ,他躲在楼上的房间里 ,支起耳朵 ,听着下面的动静 。可是 ,从早晨到傍晚 ,住在客栈的六个士子都收到了喜报,唯独没有秦俊生的 。客栈的灯一盏盏地亮了,已经有客人喊那个叫六斤的跑堂送饭食了,秦俊生万念俱灰,踩着凳子 ,往梁上挂了条白绫,正把脖子伸进去,门“砰”地一声开了 ,王引娣跑进来,一把将他拉下来 ,大叫:“秦公子,你这是干什么 ?”秦俊生痛不欲生 ,说:“让我去死吧,死了容易 ,活才难啊..”王引娣“啪”地给了秦俊生一耳光:“亏你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想过你衰落的家吗?想过你死去的爹吗 ?想过你在家苦候的娘吗?”秦俊生难过得抱着头:“我做梦都想振兴秦家啊 ! ”“只要你有心,你可一直吃住在这里,发奋苦读 ,等待下次大比 。 ”“下一科至少得等三年,我凭什么在这儿白吃白住呢 ?”王引娣突然低下头,嗫嚅地说:“上次公子说了那番话后,我也细细地想了 ,虽说我配不上公子的品貌才学 ,可是,如果公子能给我一个名分 ,公子就能名正言顺地住下来,用心准备下一科,所以,没听到公子的喜报,我就上来,想跟公子说这番话..”秦俊生喜出望外,一把抱住王引娣 ,说:“小姐如此待我 ,俊生今后必将肝脑涂地 ,厚待小姐一生 ! ”王引娣推开秦俊生,掀开脸上的面纱 ,说 :“你看,我长得丑陋不堪 ,你要是现在后悔了 ,我不怪你..”王引娣的脸上沟壑纵横,全是烧伤后留下的疤痕,秦俊生轻轻惊叫了一声 ,但马上镇定下来 ,拉住王引娣 ,一直把她拉到楼下,当着满堂客人的面,朝着王有禄跪下,大声说:“求您把引娣嫁给我! ”突然,一阵响亮的锣鼓声在客栈门口响起来了,一个领头的跑进来,大声问:“哪位是扬州士子秦俊生 ?”秦俊生一愣 ,连忙上前说 :“在下就是—”领头人请了个安,大声说 :“恭喜公子 !贺喜公子!公子高中甲榜,明天赴金殿面试 ! ”秦俊生惊得呆了,领头人附在他耳边 ,说  :“没想到公子住这么寒碜的客栈  ,我们可是找了半个北京城,才找到这里的啊  ! ”客栈顿时欢腾起来 ,客人们纷纷上前祝贺 ,一位老者对秦俊生说:“良田丑妻,家中二宝!你刚跟王小姐订了终身,喜报就上了门 ,真是旺夫之相啊 !”听了秦俊生的讲述  ,道光皇帝很是感慨,说:“想不到你和王引娣如此重情重义,也罢,朕就成全你们 ,钦点你为本科状元,赐你和王引娣即日完婚,不离不弃 ,永结同心..”2.六斤远走葵喜格格见皇阿玛把自己中意的秦俊生派给了一个丑女子,心里很不开心 ,回到后宫,便撅着个嘴,站在道光皇帝跟前,一下一下跺着脚。道光皇帝见了,拉着葵喜在一旁坐下 ,说:“找个才貌双全的女婿并不难 ,难的是秦俊生和王引娣的一番情义啊 !皇阿玛治天下 ,靠的是礼义仁爱,三纲五常 。朕给他们赐婚 ,就是要给天下人竖一根标杆啊!以后 ,我还要重用秦俊生,让天下的臣民都明白 ,只要讲礼义仁爱 ,不仅能得到朕的嘉奖 ,还能当大官儿..”皇上金殿赐婚 ,给了王有禄掌柜天大的面子  ,王有禄只好急事急办,直接把婚礼放在客栈举行,他拿出全部积蓄,大发喜帖 ,凡是沾了一点点关系的都请了来,没有关系,但凡拐带着七大姑八大姨八杆子能打着的,也全都请了来 。流水席开了三天三夜 ,把王有禄忙了个昏天黑地 。三天忙下来,王有禄突然想起一个人,忙问手下 :“六斤呢 ?他在哪里 ?”手下的说:“他在婚礼第一天就喝了个大醉,第二天一早 ,跟谁也没打招呼 ,拎着包袱走了。 ”王有禄急得一拍大腿 :“这孩子,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接着又叹息一声 ,说,“六斤呀,王家对不住你 !”王有禄说的六斤 ,是客栈跑堂的伙计,原本是流落街头的小乞丐 ,后来被王有禄收养 ,待他像亲生儿子一样 ,将他抚养成人。六斤跟王引娣年岁相当,两人差不多是一起长大,不知不觉,六斤就对引娣有了情意 ,一点也不嫌引娣被大火破了相。王有禄也挺喜欢六斤,再说自己闺女破了相  ,托付给六斤这样的人才放心 。引娣平素待六斤也很好 ,却嫌六斤不会识文断字 ,不肯把终身托付他 。这不,一拖两拖的 ,就遇上了秦俊生。秦俊生带着王引娣住进御赐状元府  ,把母亲秦张氏也从扬州接了来。他虽说只是个六品的户部主事 ,但享受到皇上如此隆恩,朝中大臣无不对他另眼相待 。这天 ,秦家来了位客人,跟秦俊生密谈了很久,客人走后,秦张氏走进来 ,问秦俊生 :“刚才来的是谁?”秦俊生结结巴巴地说:“他姓沈,扬州来的。 ”秦张氏气得发抖,指着秦俊生骂道 :“他不就是害得我们家破人亡的那个人吗?不共戴天的仇人 ,你竟奉为座上宾 ,你、你还是秦家子孙吗 ?”秦俊生吓得恨不得捂住秦张氏的嘴 ,说:“妈,您快别说了,他妹妹是当今太子的奶妈,我现在不过是小小的六品文官  ,怎么惹得起他 ?”秦张氏不理儿子的话 ,继续问  :“我家的田产他归还没有 ?他在你爹灵前谢罪没有 ?”秦俊生摇摇头 ,说 :“秦沈两家的冤仇,从此一笔勾销 !”秦张氏指着秦俊生 ,骂道:“孽子!”气得昏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 ,秦张氏不理秦俊生的苦苦哀求,执意要回扬州,最后 ,秦俊生“咚”的一声给母亲跪下,说:“您孤身一人回扬州,千里迢迢怎么上路?身边没个人照料,我又如何放心得下?当今皇上最讲仁义道德 ,要是知道我把您一个人抛在家里 ,定会认为我不忠不孝,您让我如何做人?”秦张氏冷笑一声 :“为了当官,你连不共戴天的家仇都能不顾 ,还愁找不到往上爬的法子 ?”这时 ,一直跟着丈夫挽留婆婆的王引娣突然把丈夫拉到一边,悄悄说:“婆婆执意要走 ,看来是留不住了 ,要不 ,就让我陪她回扬州?”秦俊生叹口气 ,说  :“也罢 ,以后你就在扬州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吧!”秦俊生为大义抛开家仇,妻子王引娣抛家别夫赴扬州侍候婆婆的事,又传到了道光皇帝耳中 ,道光皇帝一面赞叹秦俊生心胸宽广,一面感叹王引娣贤淑善良 ,当即敕封王引娣为四品诰命夫人,赐凤冠霞帔。一旁的大臣提醒道光 ,秦俊生领的是六品衔,王引娣封四品诰命 ,与体制不合。道光皇帝大手一挥:“擢升秦俊生为翰林院侍读学士,领四品衔。”秦张氏带着王引娣前脚刚进家门,后脚就颁来了圣旨 ,封王引娣为四品诰命夫人,王引娣跪着接了圣旨 ,捧着御赐的凤冠霞帔,竟然号啕大哭起来 。秦张氏在一旁冷冷地看着,一声也不吭,她看着钦差出了大门 ,见王引娣还跪在香案前抽泣 ,火了,从墙脚操起根棍子,猛地砸在王引娣背上 ,骂道 :“嚎什么嚎 ?也不拿镜子照照,丑得像啥样 ,还要在我跟前臭显摆!告诉你,你能得这个诰命 ,别以为靠的是你勾引了我儿子的能耐,你靠的是我 !哼,我辛辛苦苦养了个状元儿子 ,得便宜捞好处的却是你这个丑陋不堪的贱人 。你给我记住了,在外人面前你是诰命 ,在我跟前 ,你就是个使唤丫头 !我们秦家原本就是大家,规矩是一样也不能少的!”王引娣被秦张氏一顿痛骂吓呆了 ,跪在地上愣怔了好半天,最后叩了个头 ,轻轻地说:“侍候您本就是我的本分 ,我的福分,您就放心吧!”3.官运亨通几个月后,王有禄才听说女儿没跟女婿住在一起 ,而是跟婆婆回了扬州 ,他急了 ,马上停了客栈生意,赶往扬州,哪知道王有禄千辛万苦赶到扬州,第二天就死了,秦张氏让王引娣扶父亲灵柩回京 ,王引娣却含泪拒绝,草草将父亲葬在扬州,自己仍一心一意侍候婆婆 。消息传到京城 ,又传到道光耳中 ,道光又是不停地赞叹王引娣 :“将父亲葬在扬州 ,既能为父亲守孝,又能为婆家尽孝 ,这孩子深明大义 ,辨得轻重 ,难得啊 !”又令礼部嘉奖王引娣 ,秦俊生持家有方,也擢升一级 。三年后,秦张氏在扬州病逝,临终前,王引娣在病榻前侍奉汤药 ,比亲生闺女还尽心。道光皇帝念秦俊生夫妻二人一直分居  ,至今尚无子嗣,特许秦俊生不用丁忧守制 ,仍在京城为官,接王引娣回京城与秦俊生同居 ,并封王引娣为二品诰命夫人  ,赏秦俊生二品衔,任户部侍郎。朝臣们感叹 ,这秦俊生只因娶了个丑老婆 ,没几年工夫竟然混上二品大员,丑妻旺夫 ,旺得也太离谱了!王引娣一回到京城就病了 ,病得很重,她面色蜡黄,全身浮肿 ,没几天就卧床不起,郎中说  ,王引娣已病入膏肓 ,无药可治..道光皇帝知道后 ,连忙让太医院派太医上门诊治,太医来了好几拨,看了看都摇着头走了 ,说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怪病 。秦俊生痛不欲生,每来一个太医,他都要在太医面前哭上一阵子 。秦府开始悄悄准备王引娣的后事  ,秦俊生也推了官场的应酬 ,下朝回家就呆在书房  。这天夜里,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 ,一双绣花鞋探了进来 ,秦俊生抬起头 ,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引娣,你—你怎么起来了?”王引娣轻轻地说:“我来祝贺你呀 ,你的愿望快实现了..”秦俊生吓了一跳,说:“引娣你在说什么 ?不要胡思乱想! ”“我胡思乱想?”王引娣凄然一笑 ,说  ,“你明知我的病是肝火旺盛 ,还不停地让我吃那些大补的东西,给我的病添柴加火,促我早死 ,可是,我死了 ,皇上还能对你好吗 ?皇上冷了你 ,你不但升不了官,官场上那些一直眼红你的大臣,他们的唾沫都能淹死你  !你这些年在我身上用那么深的心思 ,怎么就想不通这个关节呢 ?”秦俊生头上冷汗直冒,连忙说:“引娣你误会了,我一定延请天下名医 ,治好你的病 。”王引娣冷冷地看了秦俊生一眼,掉转身走了。秦俊生暗自埋怨自己想得不周全,王引娣现在的确不能死,她活着 ,皇上才会对自己好,自己的官运才能继续兴旺..他连忙吩咐下面 :在京城和周边地区贴出榜文 ,凡能治愈夫人病症者,赏银万两!道光知道秦俊生悬赏求医的事后 ,又是一阵感叹 ,正好太医院新进一位姓黄的太医,有一手专治疑难杂症的绝活 ,便让他去秦府看病 。黄太医为王引娣把完脉,脸上露出无比惊讶的神情 ,请秦俊生屏退下人 ,问 :“听说大人婚后 ,夫人一直未育,此事当真 ?”秦俊生苦笑一声,说:“这些年我和她一直分居,自然没有生育 。 ”黄太医突然给秦俊生跪下,说 :“要救夫人不难,可是,我不敢对大人隐瞒实情 !”秦俊生连忙扶起黄太医 ,说 :“你照直说吧 ,无妨的 。 ”黄太医定了定神,这才缓缓说道:“夫人腹中,有一个死婴! ”王引娣惊叫 :“胡说!前些时我已将胎儿打掉了..”黄太医说 :“夫人怀的是双生子,打掉了一个,还有一个留在肚里  ,但已经死了,留在腹中 ,成了病根  。我只需开几服药 ,将死婴从夫人体内引出来,夫人的病就好了,只是秦大人膝下无子 ,你们为什么还要将双生子打掉呢?唉 !”秦俊生在一旁听得面如死灰 ,他靠丑妻换得皇帝欢心,青云直上 ,又把丑妻打发到扬州,自己偷偷在家里养了七八个绝色女子  ,骄奢淫逸,哪晓得,丑妻竟然在千里之外给自己戴了个天大的绿帽子!他指着王引娣 ,气得打颤:“你  、你—”王引娣迎着他的目光 ,从内衣拿出一张纸 ,递给秦俊生 ,冷静地说 :“你是不是又想拿三纲五常来约束我?我嫁给你,只不过是给你作了往上爬的梯子,所以,我问心无愧 !明说吧 ,我和六斤已经在一起生活三年了,是你母亲保的大媒 !”秦俊生接过那张纸,一看 ,是母亲留给自己的书信 ,渐渐地 ,他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4.谁最可怜事情得从王有禄到扬州说起 ,那天 ,王有禄风尘仆仆到了扬州 ,一见女儿便呆住了 :女儿穿一身粗布衣服 ,一副村妇打扮 ,拉起女儿的手一看  ,原先娇嫩的小手 ,现在粗糙得像一块老树皮 !王有禄的眼泪“刷”地下来了  ,拉着女儿便朝外走,边走边说:“孩子,跟着爹爹回家去吧,咱不当这诰命夫人了,爹爹替你向秦老爷下跪,求他休了你 ,让你回家跟爹过实在的日子..”秦张氏在一旁看着,恶声恶气地说  :“赶紧给我走 ,谁稀罕了 ! ”王引娣拉住父亲,流着泪说 :“爹爹你好糊涂 ,我和他是皇上赐婚 ,他怎敢休了我 ?我又怎能回去?”王有禄怔怔地看着女儿,问 :“孩子 ,秦大人有什么好 ?你如此心甘情愿地为他吃这份苦?”王引娣“哇”地一声  ,扑到父亲怀里大哭起来 ,边哭边说:“他从来就不碰我..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他装着对我好 ,只是为了讨皇上欢心..呜呜..”王有禄脸色煞白,一屁股坐在地上 ,叫了声“我苦命的孩子”,便捂着脸痛哭起来。王引娣说:“爹爹,你快回去吧,他不敢休了我 ,我也不能离开他  ,不然 ,就是欺君之罪 ,连你都会受到牵连的!”第二天  ,王有禄在客栈上吊身亡  ,死前,他给王引娣留下一封信:孩子,为了让你无牵挂地逃出秦家的牢笼,爹爹只好舍出一条命了!别稀罕诰命夫人的虚名 ,你逃出去 ,找六斤去成个家,在乡间隐姓埋名 ,过自己的实在日子去 。王引娣抱着父亲的尸身,哭得死去活来  。秦张氏看了王有禄的遗书,叹了一口气,扶起王引娣,说:“可怜的孩子,我错怪你了 。那个混账东西受王家大恩 ,他不该如此对你啊 !以后,你就是我的亲闺女  ! ”王引娣哭着给秦张氏跪下  ,喊了一声“娘”  。过了七七四十九天,秦张氏对王引娣说:“孩子,你把你爹的灵柩送回原籍吧 ,安葬后 ,你就别回来了。 ”王引娣又哭起来,说:“娘 ,我是你闺女 ,也算是秦家的人了 。我要是走了,他的真面目就暴露了,他一倒,秦家也完了;再说 ,我从小就没娘 ,我想留下来陪你!”秦张氏点点头 ,从此 ,两个人相依为命 ,过着简朴的生活。这天,秦张氏和王引娣一起从外面回来,见家门口蹲着个乞丐,便回头对王引娣说:“给这人一点吃的 。”王引娣却在一旁“呜呜”地哭开了  ,边哭边说:“他 、他是六斤—”原来,六斤离开客栈后,到外地做起小买卖 ,赚了些钱 ,心里却一直放不下王引娣,便悄悄回到京城,一看客栈关了,一打听,才知王有禄去了扬州,就一路辗转着到扬州 ,打听到秦家 ,方得知王有禄为了王引娣自缢身亡 ,悲痛欲绝 。这天 ,他故意装成个乞丐 ,蹲在秦家门口。秦张氏连忙把六斤请进家里 ,六斤擦一把泪,说 :“我家小姐虽说破了相,可从小就被宝贝似的宠着 ,没吃过一点苦 ,不想落到这个地步..”秦张氏跟着也落了泪 ,问  :“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在这里开一家饭铺,赚钱养活小姐,不让小姐吃苦 。 ”秦张氏点点头,把王引娣拉到身边坐下,对六斤说 :“好个有情义的孩子 ,实话跟你说吧,我并没把引娣当秦家的媳妇 ,她是我的亲闺女 ,只要你们愿意  ,我就让你们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王引娣忙说 :“娘,这如何使得?皇上的面子 ,还有他 ,他的名声—”秦张氏说:“什么使得使不得 !你是我闺女,我自然做得了这个主。六斤对你好自不用说了,我只问你 ,你对六斤 ,可有情意 ?”王引娣羞红了脸,低着头 ,轻轻地说:“六斤哥,他、他对我真好—”秦张氏哈哈大笑 ,说:“成了!择日不如撞日,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住在一起 ,我就是你们的大媒和证人!以后 ,六斤在家边上开个饭铺,晚上再住过来 ,我们一家三口开开心心地过好日子;至于那个混账东西 ,就让他在北京蹦去吧!”就这样 ,三个人组成了一个家 ,过了三年美满幸福的好日子 。前不久 ,王引娣不小心有了身孕 ,为了不给秦家添麻烦,她一狠心打掉了孩子 。不巧的是 ,秦张氏这时也病倒了,百药不进 ,临终前,她把一个家传的手镯和一封早已写好的信交给王引娣,说:“你拿好这两样东西 ,那个混账东西不敢为难你的..”刚送走婆婆  ,皇上颁给王引娣二品诰命夫人的圣旨就到了,王引娣只好来到京城 ,哪知又遇上这些事。王引娣拿出秦张氏给自己的玉镯,说:“娘说过,这玉镯向来是秦家嫁女的陪嫁,你如果看不懂那封信  ,看到这个玉镯 ,也应该明白了吧?”“哈哈哈 ,”秦俊生仰天大笑,“世人都说你可怜,甘愿为我守活寡,让我在京城风流快活 ,哪知你和情郎在扬州过着好日子 ,连我的老娘也站在你们一边 ,我才是最可怜的人啊 !”最后,秦俊生让王引娣带着黄太医开的药方离开了..两年后  ,朝廷找了个由头,以贩卖私盐的罪名查抄了扬州沈家 ,秦家的死对头终于轰然倒塌 ,令人想不到的是,秦家唯一的传人、官居二品的秦俊生竟然牵连其中,也被抄没家产 ,革职查办。不久,秦俊生被朝廷削职为民  ,永不叙用。又是一年冬天,这天夜里,扬州城下了场鹅毛大雪 ,次日一早 ,一家饭铺的老板娘打开店门,突然发现门口躺着个乞丐 ,已经奄奄一息 ,连忙喊道 :“六斤 ,快来!”饭铺老板跑出来,扶起那个乞丐,给他喂了一碗姜汤,不一会 ,这乞丐缓过气来  ,睁开了眼睛,老板娘这才注意到乞丐的脸,惊讶得瞪圆了眼睛,说 :“你  、你—”乞丐有气无力地说 :“在下秦俊生 ,请老板娘赏口饭吧!”
    更多内容折叠
    丑妻不可怜-白露学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