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候...
我爸这几年
版本:V5.4.6
大小:71872KB
语言:简体中文
更新:2021-09-28

我爸这几年

  • 介绍展示
  • 特色图
  • 更新日志
    —————你是最棒的————我爸52岁那年,特别不顺。在肉联厂干了22年 ,被解除劳动合同 ,他每天晚上在家借酒消愁 。那时我上大四 ,寒假回许昌 ,看他气闷的样子,劝他想开点 。他说 :“还解除呢,就是开除 !我勤勤恳恳一辈子 ,凭什么开除我?!”我说 :“厂子效益不好,当然拿你们这些老人开刀了,难道开除人家一线的啊?”他说:“还有3年我就退休了,太没有人性了。”我拍着他的肩膀说:“韩宝义先生 ,不就养个老吗 ?怕什么呀 ,有我就行了 。”他白了我一眼说:“嫁出去的姑娘  ,泼出去的水  ,我能指望上你吗 ?还是陪我喝一盅吧。”我爸喜欢儿子,从小把我当儿子养,也解不了他的心头痒 。老妈看见了说:“又拉着你姑娘喝酒,你就不怕她出门让人笑话 。”我说:“不会喝的姑娘没前途 ,懂吗 ?”我爸听了,就“哈哈哈”地笑了。事实上 ,和老爸顶嘴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 。那一年我虽然没毕业 ,但已经开始为找工作忙了 。记得返京的那天,老爸给我发短信  ,说:“加油啊,闺女。找工作爸帮不上忙,只能给你加油了,你是最棒的 !”我坐在“轰隆隆”的火车里,“扑哧”一声笑出来  。—————托我爸的福—————我爸53岁那年 ,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 ,在一家酒店做保洁员 ,主要负责大堂男厕所。而我托我爸的福,在一家通信公司找到工作  。是的 ,托他老人家与我没事来一盅的福。那一次面试之后 ,公司通知去酒店聚餐,我和一位哈尔滨姑娘脱颖而出。因为我们合力把12名男生喝倒了。后来我们才知道 ,自己经历了传说中的“饭签” 。饭局之后 ,只有6个人成功签约  ,其中就有我  。拿到第一个月工资的那天晚上,我给老爸电话,我说:“想要什么 ,我孝敬你  。”我爸说:“我和你妈不要你孝敬,我们自己能挣钱呢,你的工资自己留着花吧。”我叹了口气说 :“韩宝义先生,你还真会泼冷水呢 。”他振振有词地说 :“刚挣钱,我得多泼点冷水管着你。”那一年 ,春节回去,我给我爸买了一件鄂尔多斯羊毛衫,大红色的 。他皱着眉说:“不是告诉你别乱花钱吗 ?给你妈买就行了,我需要自己会买 。”我妈看我冷了脸  ,埋怨他说:“女儿买了,你穿就对了,说那么多话干什么。”不过大年夜那天,他还是喜滋滋地穿起来,逢人就说 :“我女儿从北京给我买的,可贵了 ,好不好看 ?”—————酒后乱语—————我爸55岁那年,一个人坐着硬座来北京  。倒不是因为他光荣退休可以养老了,而是因为黄有谅。黄有谅 ,廊坊人,著名房产公司门店中介,我们因租房结缘  。一次我爸打我电话 ,让黄有谅接到 ,就此暴露了身份 。我爸原本是要给我一个惊喜的 ,结果我给了他惊吓 。那天他按地址找到天通苑的时候 ,已经是晚上8点了。黄有谅给他开的门,我在洗手间里,忙着呕吐 。我爸扶我出来,问 :“怎么喝成这样 ?”我醉醺醺地说:“不喝 ,哪来的合约签啊。”他说:“小饮怡情,大饮伤身,不要为了赚钱,把健康都赔上了。”我说 :“北京这地方,没钱赚 ,心里就要不健康了  。”他叹了口气 ,没说话 。我只记得他住了两天就回去了 。没去长城 ,没去国贸,只是把我和黄有谅的房子打扫得像样板房一样。临走那天,他起了大早,去天安门看升旗。那是他许久以来的心愿 。晚上,我去火车站送他 ,我说 :“走这么急干什么?”他说:“你那么忙 ,就不要来了 。”“当然要来了。”我愧疚地说 ,“下次等我年假的时候 ,接你和我妈来玩。”“我们想要玩抬腿就走 ,哪用你陪。你还是好好陪陪黄有谅 ,他是一个好男人 。”我点点头,两个人就沉默了。通知检票的时候 ,他站起来,忽然对我说:“我走了。北京真好,你好好奋斗吧,爸没本事给你挣个未来,就靠你自己了 。”说完 ,他就拉起箱子 ,挤进蜂拥的人群,只高高地举起手 ,对我摇了摇。我知道,我的酒后乱言  ,一定伤了他。—————文艺路线—————我爸57岁那年,我升职了。而他依然在酒店做保洁员 。我劝过他许多次 ,不要再做了 。一个月也就1000多块 ,生活费不够我来出。可他不愿意 ,他说 :“我是闲不住的人,有点事做心里舒坦。”那一年,他学会了刷微博  。其实主要是刷我 。看我一天都在干什么 ,如果一天一条都不发 ,第二天,他就要打电话追过来问:“工作那么忙啊 ,连一条微博都不发 ,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所以 ,我每天都坚持发微博报平安 。事实上 ,我爸的微博比我的更有看头,有国内外大事、励志名言、生活小贴士 、萌宠动图……7月一个炎热的下午,我躲在办公室里猛吹空调 。我爸却在微博上发了一张阳光明媚的许昌街景 ,配文:“忽然不知自己站在哪里。”我回 :“哎哟喂 ,改走文艺路线了?”他第二天才回了我俩字:“呵呵。”我觉得他开始与时俱进了 ,会用这两个字表达复杂的感情了。—————老去的无奈—————我爸58岁那年终于辞职了 。我觉得 ,他是服老了 。4月 ,我出差商丘,顺路回了许昌 。一进家门就看见我妈在缝被子 。客厅里有零零散散的东西被打好了包 。我问:“这是要去哪儿啊?”我妈说:“你爸要去养老院了 。”我惊讶地说:“好好的,去那儿干什么 ?”“他啊……”我爸在一边瞪了她一眼,我妈就没话了。我爸说 :“养老院的位子可紧俏了,要早早申请,这张床  ,我等了两年才轮上 。”晚上直到我爸睡了,我妈才把白天的话说完。她说 :“你爸脑子不太好用了,可能是以前酒喝得太多 。去年夏天,他下班回来,忽然就找不着家了  。站在大马路上,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儿 。后来一个人在外面整整走了一个晚上,直到早晨才想起家在哪儿 ,那一次可把我吓死了。”我忽然想起他文艺的“不知自己站在哪里”和复杂的“呵呵”,心里瞬间被剌痛了。其实 ,那都是一个人老去的无奈吧 。我陪我爸去养老院报到  。那里条件还好  ,两人一间  。对面床上坐着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头儿。妈把新被子放在床上 ,和他打招呼说 :“嗨 ,你好,我们是新来的。你晚上打呼噜吗?”可他没理我们,只是看着电视 ,嘴里念念有词  。我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害怕,拉起我爸说 :“咱们不住了,你跟我去北京吧 。我养得起你。”老爸却推开我的手:“别傻了 ,你和有谅连房子都没有呢,拿什么养我?再说 ,这里护理都是专业的,你不行 。”那天离开的时候 ,我妈落泪了 。我爸把她拉到一边,说悄悄话 。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只是看我妈不停地抹眼泪,最后破天荒地主动抱了他 。—————喝一盅吧—————我爸60岁那年 ,黄友谅的母亲因心脏病来京,入住协和医院。原本我们准备这一年结婚,而高昂的手术费和住院费,动了我们刚刚攒起的首付房款  。手术很成功 ,他母亲对我赞不绝口 ,夸我懂事  ,识大体 ,黄友谅娶到我,是他们黄家的福气。黄友谅对我更是感激不尽。他说:“谢谢你 。你现在想干什么 ,说吧,我都陪你 。”我想了想说:“我……想回去看看我爸  。”我真的想回家看看我爸了。现在的他老不晓事,脑子已经完全不清楚了,记不清所有的事  。但是人变得特别乐观,喜欢听评书,喜欢笑 。他的微博还停在2013年的10月 ,最后一条  ,转了一个励志的语录给我:“手酸了,可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心累了 ,请把心里的事放下 。说到底  ,再累也不要让自己心累。轻装上阵 ,人生会更美好,身体会更健康。”2014年5月 ,我请了年假回去看他。他胖了,眼神里空空的 ,时不时地就会笑。我妈说:“这样挺好,皱了一辈子的眉头,终于散开了。”是的  ,他一切都好,只是不记得我和我妈 。后来我们闲聊时,说起我爸刚进养老院那天。我说 :“他到底和你悄悄说什么了 ?”我妈说 :“除了宝贝你,还能有什么 。他说趁他脑子清醒 ,和我说个事 。他和我这辈子就算过完了 ,以后能活成啥样算啥样,千万别给你找麻烦 。他说你的日子还远着呢 ,咱们给不了你别的,就帮你省个心吧 。”是啊  。一个平凡 、普通、没什么钱 、也没什么文化的老爸,能给他女儿什么呢  ?不做她的拖累,就是他最大的爱吧。那天 ,我趁妈去洗手间的时候,悄悄从背包里拿出一瓶“违禁品”——二锅头。我在我爸面前晃了晃瓶子说:“嘿 ,韩宝义先生,咱俩喝一盅吧。”我爸一下子就愣住了。他看着我 ,空空的眼神仿佛有了东西 。他忽然说  :“闺女 ,你来看我了 。”这一天  ,是5月20日 。我爸60岁,我29岁 。至此,他再也没有想起过他宝贝一生的女儿  。
    更多内容折叠
    我爸这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