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候...
坟墓里的麻将声-白露学识网
版本:V6.1.3
大小:79736KB
语言:简体中文
更新:2021-09-26

坟墓里的麻将声-白露学识网

  • 介绍展示
  • 特色图
  • 更新日志
    一 、夜半惊魂 ,坟中传出麻将声月亮还没升起来 ,天空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云 ,几颗稀疏的星星闪着暗淡的光亮。没有一丝风,地里的庄稼静静地立着 ,仿佛已经安然入睡 ,小虫们的叫声不紧不慢。突然 ,一阵“得得得”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两匹快马从驿路上疾驰过来  ,原来是两名驿卒趁着星光在兼程赶路。驿马放缓脚步,慢慢停下来。其中一名驿卒把缰绳递给他的同伴 ,自己一边宽衣解带,一边快步走向路边一块开阔的空地,在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后面蹲下身子 。过了一会儿,驿卒猛然发现这片开阔地竟是一片坟场!他头皮发麻,一股透骨的寒气从脊背上冒出来 ,不由打了一个寒战。他屏住呼吸 ,一动也不敢动。脚边窸窸窣窣,想必是蜥蜴或长虫匆匆爬过。人在紧张状态下,听觉特别敏感,驿卒隐约听到有哗哗的异响,断断续续,时弱时强。这声音很熟悉,驿卒仔细分辨,终于想起那是麻将牌在麻将桌上相互撞击摩擦的声响 。驿卒十分诧异,这荒郊野外的,有谁在打麻将?他大着胆子举目四望 ,坟场周围不见民房,四周都是茂密的青纱帐 ,只有这条新修的驿道从中穿过 。又一阵声响清晰地传来,他寻声望去,惊骇地发现,那声音明确无误地从一座坟墓下面传出来 !驿卒尖叫一声 ,屁股都没顾得擦,提着裤子逃离了坟场。“叫唤什么?撞见鬼了 ? !”同伴被他的叫声吓了一跳 ,见他连滚带爬的狼狈相 ,满脸鄙夷 。“是……就是有鬼……在坟头里面打麻将!”驿卒上牙不停地打着下牙,话都说不清了。“咦?有这等奇事 ?我倒要见识见识 !”同伴见他的样子不像在开玩笑 ,好奇心陡发,把缰绳塞到他手里。他一把没有拦住 ,同伴已经跳下马来 ,满不在乎地向坟场走过去 。驿卒转念一想 ,这家伙是有名的傻大胆,让他去见证一下也好 ,免得别人笑自己疑心生暗鬼 。“除了虫子叫 ,哪有什么麻将声 ?”同伴问 。“别出声,仔细听!”他答道。然后是一段死一样的寂静,驿卒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突然,驿卒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叫声穿透夜幕 ,在这空旷寂静的原野上分外刺耳。接着又听有人扑通一声重重地倒在地上,然后就再无声息了 。驿卒吓得肝胆俱裂,再也顾不得同伴了 ,一个箭步蹿上马背 ,狠狠地抽打着马鞭 ,落荒而逃。一个时辰以后  ,驿卒带着一干人马,打着灯笼火把回到那片坟场,找到了他的同伴。同伴已经扑地身亡,全身没有任何伤痕 ,只是面如死灰 ,口眼歪斜 ,五官都挪了位变了形  ,显然是惊吓恐惧而死 。二 、事出有因 ,坟主原是“麻将神三”事情发生在冀州府观津县地面。驿卒被坟墓里的麻将声活活吓死,观津百姓不辨真伪,人心慌慌,一时猜测纷纭,谣言四起。那一段驿路夜间再也没人敢走 ,惊动了观津知县李有常。驿路不畅事关重大 ,李有常亲自带衙役到现场勘察,只在坟旁的荆棘丛上发现了一块布条 ,是从死去的驿卒身上扯下来的。除此之外 ,整个坟场荒草萋萋 ,并无任何异常 ,可以排除人为装神弄鬼吓人致死的可能。莫非坟墓里面确有麻将声传出来?李有常选派十几名胆量过人的手下昼夜蹲伏 ,一连蹲了五天五夜,没听到任何异响!李有常百思不得其解 ,又反复盘问那名驿卒,驿卒信誓旦旦,完全不像撒谎 。李有常狠下心来,亲自率衙役在坟场蹲了一夜 。这一夜不虚此行,夜半子时 ,那座坟墓底下果然传出哗啦啦的响声。驿卒没有听错 ,那声音确凿无疑就是打麻将!由此推测,那死去的驿卒定然是听到麻将声转身逃跑,不想被荆棘挂住了衣服 ,误以为恶鬼缠身,惊吓过度导致死亡的 。李有常传唤了附近的里正和甲长 ,方知那座怪坟的主人正是赫赫有名的麻将神三 !麻将神三本名吕老三,是观津县马台村人  。自幼父母双亡,无亲无故。此人年轻时游手好闲,以搓麻聚赌为业 ,无人敢嫁 ,三十来岁了还是光棍一条 。后来吕老三输光了父母留下的三间破房和几亩薄田  ,无处安身 ,就背井离乡 ,不知所终 。二十多年后 ,吕老三突然重返故里,却是衣锦还乡,不仅带回来万贯家财,还带回来美貌娇妻冯氏,年方二八,如花似玉 ,回来时已经为吕老三生下一子,起名吕长根。慢慢地乡邻们听说 ,吕老三的钱财和女人都是跟外乡人打麻将赢来的。据说吕老三经过多年磨练,打麻将已经到了神乎其技 、出神入化的地步 ,几乎每赌必赢 ,所以人称“麻将神三”。不过乡邻们没能见识吕老三的赌博绝技。因为新皇上登基,坐稳宝座后,鉴于先帝晚年,天下承平日久 ,官民奢靡享乐之风过盛 ,夜夜笙歌,户户麻将,由此引发的偷盗 、诈骗乃至凶杀案件层出不穷 ,遂痛下决心励精图治,指天起誓要根除赌博恶习。皇上亲拟诏书布告天下 ,严禁聚众赌博 ,如有违者严惩不贷,屡教不改者杀勿赦 !皇上有令必行 ,诏书一下,几位王公大臣首当其冲,因为嗜赌如命被革职查办,各地都有不少赌棍被正法 。一时风声鹤唳 ,谁敢以身试法  ?吕老三就是在这时 ,恐怕也正是因此而还乡的 。麻将神三回来以后 ,买了宅子置了地 ,不但盖起了高门大院 ,还为自己建起了同样豪奢的阴宅 。阴宅里不但有室有厅 ,功能齐全,客厅里更是备下了一张石桌 、四把石椅 。十几年后,麻将神三中风而死 ,下葬时人们才知道这石桌石椅的用场 :遵照他的遗嘱,儿子吕长根把正座空着,在另外三只石椅上分别扎上一个纸人 ,在石桌上摆上一只石盒 ,石盒里装着一副精致的麻将牌!据帮忙下葬的知情人说,那麻将晶莹剔透 ,响声如磬,清脆悦耳 ,黑暗中还能发出幽幽荧光,夜间打牌根本无需掌灯  。李有常闻听坟中确有麻将,心中豁然开朗:只要打开坟茔  ,真相就应大白。不想吕氏宗亲认为此坟灵异,开坟怕祖上怪罪,厉鬼作祟 ,祸害族人,死活不让。吕氏是观津大户,不到逼不得已 ,李有常不愿去犯众怒  ,事情竟成僵局 。情急之中,李有常想起一个人来 。只要他肯出山,此事必可迎刃而解 。此人就是不久前致仕还乡的刑部尚书贺运高。三 、正气浩然,退休尚书再出山贺运高原籍冀州府观津县,致仕还乡以后,每日弹琴作画、吟诗作赋,不问世事 ,颐养天年 ,倒也怡然自得。这一日 ,门人忽报观津知县李有常求见。贺运高还乡后 ,李有常常来走动 ,也是人之常情 。李有常被迎进会客室,行礼如仪 ,贺运高命人看座上茶。寒暄过后 ,两人品茗闲谈 ,贺运高主动提到被传得沸沸扬扬的驿卒活活吓死的怪案 ,询问传闻是否属实 。李有常说:“下官正为此案而来 ,想请贺大人出山 。”贺运高兴致勃发 :“这么说确有此事?现在此案可有眉目 ?李大人说来听听。”李有常毕恭毕敬地陈述了案情  。说到随葬的麻将,贺运高心中一动 :“莫非就是早年宫中失窃的那付‘不夜方城’?这‘不夜方城’乃是西南藩国知我先皇酷爱方城之戏 ,特地进奉的贡品,先皇一度爱不释手。后来下落不明 ,疑被太监私带出宫 ,转卖民间了。这坟墓可曾被盗墓贼人光顾 ?”李有常回答 :“未见盗掘痕迹 。起先坟上有一个瘸腿的家丁昼夜看护,后来民间盛传此坟之下屡屡传出麻将之声,只是没有惊动官府 。想那贼人纵有包天之胆,还是不敢招惹坟下之鬼 。都说神鬼怕恶人,恶人其实也怕鬼神的。”贺运高颔首捻须 ,思忖片刻说  :“既然如此  ,掘坟开棺 ,当可一目了然  。”李有常说 :“大人英明。下官也有此意 ,只是受人所阻 。”“就是那吕长根 ?”“非也。老大人有所不知,这吕长根已于十年前无故失踪,下落不明。”“噢?如此说来 ,又是一桩悬案 。”李有常继续讲下去 。吕长根自幼被送到五台山上拜师习武,以图护家防身 。麻将神三去世后 ,吕长根经商为业,由于家底殷实,资本雄厚,与另外赵、王、张三家大商户合称“观津四贾” ,名震冀州。不承想 ,十年前 ,“观津四贾”结伴外出经商 ,竟全都一去不复返 ,后虽经多方查访,一直音讯杳然 。吕家由此败落 ,吕长根的妻子不耐寂寞,席卷所有家产择人另嫁。吕家十几口家丁全部作鸟兽散 ,连瘸了一条腿的看坟人也不辞而别 。吕长根的寡母冯氏外出寻子不知所终 ,想必早已客死他乡了。“常言说人无三代富,可这吕家暴富暴衰,在转瞬之间 ,可惊可叹 !”贺运高虽然阅尽人间盛衰递转 ,还是禁不住感慨万端。“只是不知李大人找老夫,有何见教 ?”李有常忙起身作揖  :“下官不敢 。老大人德高望重 ,下官斗胆请您出面作主开坟 ,谅吕氏族人必不敢阻拦 。更想借老大人一身浩然正气 ,镇住墓中阴邪之物。”贺运高朗朗一笑:“自古阴不胜阳 ,邪不压正。既然如此 ,老夫就跟你走一遭 。”四 、一次开坟 ,骷髅围坐麻将桌有贺运高出面坐镇,吕氏宗亲果然收敛。开坟这天 ,晴空万里 ,丽日高悬 ,十里八乡的百姓争先恐后赶到坟场围观 ,忙坏了维持秩序的差人。时辰已到,吕家族人设坛祭祀完毕 。李知县一声令下 ,十几位乡勇一齐动手,先把坟上的封土清理干净 ,裸露出十几块青石板 。众乡勇插上撬杠,套上绳索,喊着号子一齐用力 ,其中一块石板被缓缓掀开,移到一旁。众人连忙掩住口鼻,以防恶臭熏人,不想坟中却泛出阵阵奇香 !几个差人壮起胆子向坟中窥探 ,一个个大惊失色 ,毛骨悚然 ,一屁股跌坐在地 ,大张着嘴巴却说不出话来。围观的百姓情知有异,发出一阵惊呼,然后就再不敢出声 ,眼巴巴地望着两位大人。现场一片静寂。毕竟是曾经沧海,贺运高端坐在太师椅上 ,泰然自若,处变不惊,令在场百姓为之折服。他见李有常竟也有些不知所措,颇费踌躇 ,便抬手将他招至近前 :“让差人退至一旁,老夫倒要看看 ,究竟是些什么样的魑魅魍魉 。”李有常忙说 :“老大人万万不可 !万一惊了大驾 ,下官担待不起!”贺运高不由分说 ,已经起身举步 ,李有常只得咬一咬牙,随侍一旁。两人来到近前  ,定睛向坟下望去,竟也不由面面相觑,被惊得目瞪口呆 :掀开的石板下方正是坟中的厅堂,只见石桌之上散乱地摆放着一堆幽幽发亮的麻将牌,周围的四张石椅上赫然端坐着四具骷髅 ,在幽暗的墓穴里白森森地扎眼 !贺运高努力镇定一下,用手巾沾沾双眼 ,再仔细看时,发现四具骷髅的骨骸其实已经支离零乱,但其坐姿仍然分明可辨,各自面前都立着一排麻将,俨然一场正在进行中的赌局!知县李有常的声音已经发颤,勉强支撑着才没有失态:“老大人还是先回座吧 ,此事恐怕要从长计议。”贺运高点点头,紧锁着眉头退下来 ,回坐到太师椅上 。李有常六神无主,垂手恭立一旁 ,可怜巴巴地望着贺运高 。贺运高已经恢复了平静  ,手捻胡须沉吟片刻 ,重又站起身来 ,闲庭信步一般踱到坟边 ,从从容容,从不同角度把下面看了个仔细 。良久,他又在坟墓周边缓缓绕行,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 。他在一个荒草覆盖的土岗前面停住脚步  ,用探寻的目光望着李有常 。李有常忙说 :“下官已经问明 ,这是当年看坟人居住的小屋,如今已成废墟。”贺运高弯下腰去,在土岗上一寸一寸细细搜索,但见荒草之下,只有蛇鼠之类的洞穴,被惊扰的蜥蜴甲虫奔逃四散 ,乱作一团 。贺运高重新坐回到太师椅上,清了清嗓子 ,直接发号施令了 :“先将那块青石板原样盖回 ,填好坟土 。”李有常诧异道:“那 ,这坟下之鬼 ?”贺运高说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 ,岂容妖魔鬼怪横行无忌!一月为期,老夫定将恶鬼捉拿归案 ,绳之以法!”说罢起身离去,打道回府 。次日一早 ,李有常来到贺府求见 ,却被告知贺运高已经出门远游。百姓纷纷传言,贺运高寻访捉鬼高手去了。五 、不远千里,调虎离山捕疑犯南阳知府陈毓麟下堂回到后府,门人来报,说门外来了两乘小轿 ,持名刺求见。陈知府接过名刺一看,马上振衣正冠 ,出门相迎 。小轿上下来一男一女,全都鹤发童颜,气宇非凡,让人肃然起敬 。陈知府深深施礼:“不知贺大人大驾光临 ,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贺运高还礼,指着那老妇人说 :“这是我的夫人,随老夫一路游山逛水,刚刚凭吊过卧龙岗 。老夫想起与陈大人有过一面之缘 ,特来叙旧 ,希望没有打扰贵府公务 。”陈知府问候过贺老夫人 ,将二人迎进客厅,叫出自己的内人见了礼 ,陪贺夫人说话 。陈夫人面容憔悴 ,身体羸瘦 ,弱不禁风。陈毓麟吩咐摆酒设宴,为贺大人接风洗尘。分宾主坐定,酒过三巡,陈毓麟说:“老大人致仕归隐,寄情山水,真是好兴致 。”贺运高说:“陈大人错了 。只因老夫遇到一桩无头怪案,一筹莫展,才偕夫人出来散散心。”陈毓麟忙问什么怪案 ,贺运高一边饮酒,一边讲了那座闹鬼的坟。陈夫人显然受了惊,还是贺老夫人拉过她的手,轻轻拍打着安抚她 。贺运高只顾说下去  :“最让老夫惊骇的 ,是正座上的那具骷髅面前的石桌之上,赫然有一只眼珠  ,直直地与老夫对视 !”听到这里,陈夫人一声惊叫  ,背过气去  ,多亏贺老夫人一把扶住才没有跌倒在地。老夫人用力掐着她的人中 ,给她喂下一口水 ,陈夫人这才缓过来。陈毓麟慌忙命人扶夫人到后堂歇息,一边向贺运高告罪 :“贱内身体羸弱 ,不胜酒力,扫了大人的兴 ,得罪得罪 。”贺运高也觉无趣,酒宴草草收场。稍事休息 ,贺运高起身告辞 。陈毓麟苦留不住,只得叫陈夫人支撑着病体与两人道了别。陈毓麟见贺运高夫妇只带了一个管家一个丫环,便命人起点官兵,自己也叫过一乘小轿 ,要亲自带人护送出南阳府境  。贺运高不许 :“老夫一路轻车简从 ,不事招摇,并未遇到任何不测。况老夫既已归隐,岂能动用官仪!难得陈大人一片盛情,不妨带几名家丁。”一行人逶迤而行 ,来到南阳府界,三人下轿作别 。正在这时,从路边的树林里突然窜出十几个蒙脸大汉,手持棍棒刀枪,把他们团团围在中间,不由分说砍杀过来。家丁们慌忙抵挡 ,连管家和轿夫也冲了上去。贺运高变了脸色 :“陈大人 ,为官一方守土有责,为何这南阳界内竟有强人出没  ?”陈毓麟刚想争辩 ,强盗已经打翻了家丁 ,直奔贺运高冲了过来  。贺运高怒目直视陈毓麟:“陈大人 ,大敌当前你无动于衷,莫非与贼人勾结谋害老夫不成  ?”说话间强人们已经杀到近前 。千钧一发,只见陈毓麟突然双手齐出 ,快如闪电 ,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强人竟像被人使了“定身法” ,举着棍棒一动也不能动!后面的强人面面相觑 ,谁也不敢妄动了  。贺老夫人击掌喝彩:“陈大人好身手!”陈毓麟作揖道:“哪里哪里!”猛觉胸前被人轻轻一点 ,全身关节一阵酸麻 ,险些站立不稳 。他挣扎着试试手脚,虽然能动,但却绵软无力。贺运高朗声大笑说:“请陈大人故地重游,跟老夫一起回趟冀州 ,不知陈大人意下如何?”陈毓麟无可奈何:“事已至此 ,听凭大人发落。”贺运高点点头:“此地不是久留之处 ,前面驿馆之中已经备好客房,老夫有话要问你。”六 、不堪回首 ,三十年恩怨说从头来到驿馆,早有人安排好房间 。贺运高指着贺老夫人对陈毓麟说:“陈大人 ,这位其实是五台山的冷月道长 。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细论起来 ,你只能算她的徒孙。”陈毓麟纳头便拜 ,然后长跪不起 ,被贺运高搀扶起来:“老夫现在只是一介布衣 ,这里也不是刑部大堂 。陈大人,但坐无妨 。”陈毓麟不肯落座,站立一旁  。贺运高接着说 :“那座怪坟让老夫倍感蹊跷 ,老夫推测,要解此迷 ,必先查访吕老三当年行迹 。想这吕老三久在江湖,作恶多端,查访起来应该并不困难 。老夫虽已归隐田园 ,朝廷上下还有一些同僚旧部 。多亏他们代劳 ,多少已经有了些眉目 。这话还要从山东兖州说起 。”三十年前,山东兖州有一位冯姓郎中,开一间药铺,名叫“百草堂” 。冯郎中医术高超,有妙手回春之绝技,医德高尚,救死扶伤,因此生意十分红火。苦心经营多年,竟也积累下不少家资。冯郎中中年丧妻 ,膝下只有一女 ,自然视若掌上明珠  ,百般疼爱万般呵护。郎中唯恐老无所依 ,小女终身无所托付,千挑万拣收了一个徒弟 ,希望医术得以承传,也想招赘为婿。小女与那徒弟没让郎中失望 ,彼此竟也十分倾心 ,两相爱慕。冯郎中满心欢喜 ,只等选择吉日为小女完婚,了却自己多年夙愿 。千不该万不该 ,冯郎中受一个外乡人蛊惑,迷上了方城之戏。冯郎中沉溺其间不能自拔 ,医业几近荒废,百草堂全靠徒弟料理 ,女儿的婚期更是一拖再拖。开始冯郎中有输有赢 ,赢多输少,不知不觉中渐渐加大了赌注 ,殊不知正中外乡人的圈套 。冯郎中至死都不知道 ,那外乡人就是江湖人称“麻将神三”的吕老三,只要他愿意 ,可以每赌必赢!没过多久 ,冯郎中赌运一蹶不振 ,最后竟将“百草堂”也输了进去 !冯郎中赌令智昏,翻本心切 ,铸下终生大错,他孤注一掷  ,竟将不满十五岁的爱女做了赌注 !吕老三正中下怀  ,结果可想而知 。冯郎中又悔又恨,羞愧难当 ,没脸见女儿和徒弟,投井身亡 。小女誓死不从吕老三,用剪刀割开手腕,所幸抢救及时 ,最后还是被吕老三掳走 ,这就是后来吕老三的妻子冯氏。说到这里,贺运高停了一停 :“老夫现在想知道的是,冯郎中那小徒弟的下落 。不知陈大人可否指点迷津。”陈毓麟静默片刻,叹一口气道 :“好吧,下面的故事由我来续 。”陈毓麟说:“面对塌天大祸 ,冯郎中的小徒弟人单力薄无力回天 。他发誓复仇 ,定要让吕老三断子绝孙 。他更名改姓 ,佯装腿脚不便,行乞为生 ,历尽千辛万苦尾随跟踪吕老三  ,寻找复仇良机。苍天有眼 ,让他得以混进吕家 ,做了一名家丁。吕老三看他腿脚不便 ,就派他做了没人愿做的看坟人。贺大人明察秋毫 ,在下就是冯郎中的徒弟 ,吕家看坟的家丁。我只想死个明白 ,相隔十年,相距千里,贺大人是如何找到我的?”贺运高微微一笑 :“那年你捐官之后在京候补  ,拜望老夫之时 ,老夫隐隐听你有观津口音 ,问你可曾到过冀州 ,你不该矢口否认。你多年伪装腿有残疾 ,犹如邯郸学步 ,必然留下痕迹,陈大人可有觉察?今天 ,冷月道长亲自查验过,尊夫人手腕上的伤疤依然历历在目。老夫提到石桌上的眼珠,尊夫人当场昏厥,其中的隐情陈大人心知肚明吧?”陈毓麟说 :“老大人果然英明 ,在下心服口服。”贺运高摇摇头说:“纵然你与吕家有深仇大恨 ,也不该滥杀无辜。”陈毓麟说 :“贺大人如何断定 ,我是杀人凶手 ?”贺运高说:“我见石桌上有只琉璃假眼,想起听人说过吕长根幼时顽皮,曾被树枝扎破眼珠,断定其中一具骨骸必是吕长根无疑 。联想到‘观津四贾’结伴失踪 ,四具尸骨十有八九正是他们  。只是他们死状奇特 ,姿态各异 ,宛若赌战正酣 ,必是不意之中遭人暗算。能在转瞬之间置人死地,连姿态都不及改变,这是五台山的冷月一派才有的独门绝技‘追魂指’。老夫到五台山拜访冷月道长 ,冷月道长深明大义,随老夫乔装下山,刚才在南阳府界 ,果然试出你也会那‘追魂指’ !陈大人还有何话说 ?老夫只是还不明白 ,‘追魂指’秘不外传 ,你是从何处学来的呢 ?”陈毓麟回答道  :“贺大人料事如神,果然名不虚传 。我的‘追魂指’ ,是吕长根亲自传授 。”贺运高吃惊地“喔”了一声 ,陈毓麟慢慢讲出了埋藏了十年的隐秘 。原来,吕老三一生嗜赌如命,又因赌发家 ,虽然朝廷明令禁赌,稽查甚严 ,吕老三也无法金盆洗手。他为自己建的阴宅,其实是座地下赌窝 ,内藏机关 ,有一条暗道由守坟小屋直接通向坟中 。吕老三在世时,就常邀赵、王 、张三大巨商秘密潜入坟中聚赌 ,神不知鬼不觉。陈毓麟伺候茶水点心,通风熏香,兼为他们放哨把风 。上行下效 ,吕老三死后 ,吕长根也常与赵、王、张三人以外出经商为名 ,到这里聚赌行乐 ,常常一赌就是十几天。怎奈吕老三也知赌非正业,并不想让吕长根继承衣钵 ,没有向他传授秘诀 ,吕长根赌艺不精,赢少输多。加之此人好逸恶劳 ,吃不下外出经商的颠沛流离之苦 ,做生意自然赔得多赚得少,没过多久,家境渐显困窘 。见赵、王 、张三人每次所携赌资巨大 ,吕长根见财起意 ,有了谋财害命的歹念。吕长根早年虽然专门学过武功 ,但因吃不下习武之苦  ,只是浪得虚名。赵 、王 、张三人常年在外经商 ,也会一些防身的功夫,除非一招置之死地 ,没有必胜把握。这样 ,要对付他们 ,只有“追魂指”一招。“追魂指”以巧制胜 ,旨在出其不意 ,吕长根习练颇熟 ,但同时对付三个人,却是力不从心。因此,他违背了独门绝技不得外传的门规师训  ,将“追魂指”传授给了陈毓麟,约定以“报听”为号 ,一齐动手 。那日牌站正酣 ,吕 、陈二人突然出手 ,将赵 、王 、张击中。吕长根还没来得及得意  ,自己也被点中了死穴。其实 ,“追魂指”追魂而不毙命,只是让人动弹不得  ,神志依然清醒。陈毓麟从从容容 ,席卷了所有赌资和值钱之物,唯独没有带走那副会发光的麻将,因为太招人耳目 。他按动机关 ,关闭暗门 ,又填实暗道 ,任由“观津四贾”活活饥渴窒息而死 。然后悄悄潜入吕家,接出冯氏夫人 ,连夜逃离观津  。以后又用劫掠的赌资捐了一个知府 ,到南阳赴任去了 。供述已毕  ,陈毓麟重又拜倒:“小人自知罪不容恕  ,只求速死。”贺运高说 :“求死不难  ,只是还有一件功德,非你不可。”七 、二次开坟 ,岂容恶鬼再作祟在观津百姓的翘首期盼中 ,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就到了  。半夜坟中的麻将声 ,竟然引出了一桩隐藏十年之久 、殃及四条人命的曲折离奇的大案 ,人们无不拍案称奇;富甲一方、名震冀州的四大商贾竟是被困坟中,饥渴窒息而死,更是让人感叹不已 。这天 ,观津百姓万人空巷,扶老携幼,蜂拥赶到坟场,把四周的庄稼都踏平了。赵 、王 、张三人的家属抬来了棺材 ,准备盛殓遗骸。贺运高抬手示意,喧嚣的人声瞬时安静下来。贺运高环顾一下围观的人群 ,开口说道:“各位父老乡亲,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今日二次开坟,一是将‘观津四贾’各归苦主 ,各自安葬,二为捉出坟中的鬼魅。”十几条青石板全部打开了 。陈毓麟被带到近前,一一指认吕 、赵  、王  、张四人遗骸,然后对贺运高深施一礼说 :“贺大人  ,小人悔不该当初财迷心窍 ,一念之差,做下伤天害理之事  。那半夜的麻将之声定是无辜横死的游魂伸冤索命 。十年来,我夜夜梦见厉鬼缠身,没有一日得过安宁 。贺大人 ,小人自知罪孽深重,死有余辜,只是事出有因,毓麟身后 ,恳请老大人能够照顾我那苦命的妻子。”贺运高说:“她是无辜不幸之人,老夫自当尽力而为。”“谢大人。”陈毓麟说罢,一头栽下坟墓,头朝下 ,重重地撞到石桌上,脑浆迸裂,登时身亡。贺运高喟然感叹,唏嘘不已,对李有常说:“其实陈毓麟在南阳任上  ,政声清廉 ,兴利除弊,抑制豪强 ,深受百姓爱戴 。本来老夫已经写好了奏章  ,想请皇上留他一条性命。”顿了顿 ,贺运高慷慨激昂,一字一顿地说 :“其实 ,真正的恶鬼是这坟中的麻将!据我所知,从被皇上赐死的总管太监算起,它至少已经害死了十几条性命!‘不夜方城’失窃的时候,老夫奉旨侦办此案,先皇亲口对我说过其中的奥秘。‘不夜方城’一百四十四张牌 ,如若留神细察  ,每张牌的光亮和响声都暗藏玄机,各不相同,而又有律可循 ,只是旁人不会留意 ,也无法分辨罢了 。这也就是所谓‘麻将神三’每赌必赢的秘密 。李大人”  。李有常忙答:“下官在 。”“命人取出‘不夜方城’,设法碎为齑粉 ,然后以烈火烧炼成灰烬,决不能容许这恶鬼再度作祟人间了 。”李有常领命,唯唯诺诺 。静默片刻 ,李有常忍不住问 :“老大人,那半夜的麻将之声……”贺运高望着陈毓麟的尸体摇头叹息道:“世上本无鬼 ,鬼本自心生 。那不过是蛇鼠狐鼬之类在坟中嬉戏所致。你不见那土岗之上暗道出口处的洞穴和坟中的粪便?”
    更多内容折叠
    坟墓里的麻将声-白露学识网